作者為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九合一大選的結果揭曉,鐘擺效應一如預期產生,只是擺幅來的如此劇烈震盪完全超乎外界想像,不僅輸家還沒弄清楚箇中緣由,贏的人也未必說得出所以然。重新檢視這一場選戰的結果,絕非只有韓國瑜外溢效作為唯一的解釋變項,特別在新媒體、民粹浪潮下與外部因素介入下,民意變化與選舉節奏很難用傳統的線性思考觀察,唯有透過結構性的分析方能釐清因果關係。蔡英文的執政問題絕對是核心所在,如果說2016年的所接櫫的公民社會價值、經濟社會改革與抗拒九二共識是新民意與全民共識,何以兩年光景就被選民打回原形?蔡英文的領導風格與用人模式、民進黨的權力結構與政策執行與溝通能力就是關鍵,才會有「教訓民進黨」的社會能量,同時提供民粹政治與韓國瑜現象蔓延的條件。乍看之下,民進黨雖然達到權力上實質的完全執政,但是蔡英文的學者性格與菁英思維,導致在政治能力往往出現議而不決、領而不導、決而不策的問題,這使得蔡英文的政治效能必然打了折扣,因為最重要的權力核心往往出現「缺席」的狀態,再加上小英任用的政務官多是同質性甚高的學術菁英與傳統官僚,在公共事物日益專業複雜、人民對於政府施政擁有更多期待下,這些決策菁英不僅無力處理府院黨協調,也無法進行社會對話與政治溝通,政治失靈的後遺症以及累積而來的民怨,業已超越進步價值的主張,在許多民眾心中,這些菁英徒有虛名,卻沒有解決問題的辦法。此外,派系共治與權力平衡本是民進黨的政黨文化,多元競爭提供了民進黨在野時期進行政治路線調整、人才甄拔與匯集社會力量的基礎。然而,在執政之後,派系政治卻轉為黨內資源瓜分的準則,權力擴張遂成為派系興衰的指標。相較於陳水扁的強勢領導,蔡英文只願意做形式上的派系共主,黨務代理人模式更加遽了派系的惡性競爭。另一方面,當大量的派系人才都轉進中央或逐次投入本次選戰時,政治論述與政策研究的品質也遭稀釋,使得民進黨過去引以為傲的政治甄拔也出現了斷層。新興的太陽花世代與其他政二代在歷經兩次順風球的選戰之後,顯然無法在本次艱困選戰中被寄予厚望,這可從選戰中的主論述,仍出自學運與幕僚時代以及其他公共知識份子手中得到解釋。再者,各項改革雖然是國人的共識,然而欠缺前述政治能力與溝通人才的狀態下,兩年之內蔡英文政府陸續推動轉型正義、一例一修、年金改革與同志平權等四大改革,台灣內部矛盾已從傳統的國家認同的衝突,融入階級、勞資與性別等複雜的新元素,在被改革者擁有相對剝奪感與抗拒變革的恐懼的意識下,韓國瑜的選戰模式與民粹風格,遂成為社會各個群體反民進黨的匯集點。更別說,在改革過程中又陸續出現類似張天欽政治正確與利益分贓的現象,更激化與坐實了國民黨所宣稱的「改革為假,清算為真」的指控。至於台灣經濟衰退則是兩種平行世界的理解,民進黨政府雖然透過數據論證經濟近年最好的印象,但是卻掉入另一種兩極化的陷阱中,由於執政以來未曾有效建立重分配機制,導致經濟成長的紅利始終為資本家所擁有,而非市井小民與庶民社會所能感受,太陽花學運與公民社會所訴求的分配正義不僅未竟全功,另一種「買辦」卻儼然成行,雖然這些企業家多數仍是過去國民黨時期的權貴。這樣的社會氛圍使得韓國瑜提出「又老又窮」、「人進貨出、發大財」與「九二共識」的訴求時,足以獲得中間選民與中下階層的熱烈迴響,即便這種語境只是「最大簡單化」的話數罷了。直白說,民進黨執政後的各類政治失靈現象,才是本次敗選的關鍵。面對敗選,蔡英文、陳菊與賴清德雖然已辭職作為檢討的起點,如何徹底面對政治權力的結構性問題,才是民進黨未來谷底翻身的前提。此外,中國因素始終是台灣選舉的常數,只是在體質不佳的狀況下,銳實力攻勢與民粹政治更加容易發酵,然而在這次選戰中,藍營支持者與知識菁英未曾正視過中國介入、媒體偏頗報導以及負面選舉對於台灣民主政治的危害,也為下次的大選埋下了伏筆。______________【Yahoo論壇】係網友、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,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,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>>> 投稿去


文章轉貼如有侵權請告知我們會立即刪除
. . . . . . . . . .

全站熱搜

meheazt015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